潮州农业网
日期归档
当前位置:主页>社会新闻>
坚持市场化改革取向与保护农民利益并重——全国政协“推进粮食定价机制、补贴政策和收储制度改革”双周协商座谈会综述
来源:gysyks.com.cn  阅读量:1417

自2004年实施以来,以粮食最低收购价和重要农产品临时收储为重点的农产品价格支持政策,在保障中国粮食安全、保护农民种粮积极性、维护市场整体稳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近十年来,随着政策效应的积累和放大,也出现了国内外价格倒挂、市场机制作用弱化、采购和仓储规模大、库存积压严重、财务负担较重、加工流通企业经营困难等问题。为此,2014年以来,中国启动了粮食等重要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改革,成效显着。

目前,中国农业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如何进一步完善和深化这一关系到中国粮食安全、农业发展和广大农民切身利益的重大改革?日前,在全国政协召开的两周一次的协商论坛上,CPPCC委员、专家学者和相关部门负责人积极就“推进粮食价格机制、补贴政策和收储制度改革”的主题提出了意见和建议。我们都说过要坚持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同等重视农民利益的保护。按照市场定价、价补分离、主体多元化的原则,逐步推进改革。

最低购买价格制度是继续还是继续?中国目前的粮食问题不是总量问题,而是大豆供应不足、粮食生产过剩和价格缺乏国际竞争力的结构性问题原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认为,要认真总结和完善东北玉米改革经验,加快小麦和水稻价格机制、补贴政策和收储制度的改革,理顺价格,活跃市场,促进小麦和水稻生产向重质、增效、按需生产的良性轨道转变。为此,他建议加快小麦和大米“市场定价和价格补偿分离”的改革措施。

北京农林科学院院长李成桂院士认为,近年来,粮食购销政策造成了沉重的财政负担,扭曲了各方利益。它已经到了绝对必要和不可能改变的地步。为此,他建议应改善市场机制的作用,并完全取消小麦和大米的最低购买价格制度。

最近,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12年来首次降低了小麦的最低购买价格。尽管这不是“完全退出”,但也标志着方向的改变。

前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杜英对“全面撤军”持有不同看法。他认为价格支持政策有望保持稳定。“在中国的条件下,农民如此之多,而且分散,小麦和大米的消费是刚性的。如果你想让农民种植小麦和大米,相对收益很低。我认为光靠补贴是不够的。因此,价格支持政策对于稳定预期是必要的。因此,不建议取消小麦和大米的价格支持政策。”无论是调整过去三年的政策调整,还是规划稻麦市场配套政策的改革思路,都必须符合三个条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叶兴庆表示:第一,粮食安全得到保障;第二,小农将长期存在,从旧政策向新政策的过渡不会影响他们的生计。第三,全球化是不可逆转的,必须遵守世贸组织的规则。

委员会成员认为,改革的基本原则和前提应该是“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把中国人民的饭碗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新形势下我们要提高粮食安全观念,把粮食储存在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西省委员会副主席刘晓壮认为,“普惠制”补贴方案应逐步取消,应建立“分类、区别、综合评价”机制。根据实际粮食种植面积、粮食产量和粮食质量水平,提供直接补贴,以质定价,以优取胜,促进农业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满足公众对绿色食品的新需求,展示国家政策的方向和有效性。

叶兴庆提出了一个16个字的改革理念:划分数量和能源,设定市场价格,区分价格和补充,从历史中补充。“数量可以划分和控制,也就是说,生产和生产能力是根据不同的原则来管理的。产量由市场决定,可以高也可以低,可以增加也可以减少。生产能力由政府决定。有必要控制耕地,加强科学技术。市场定价意味着市场供求关系决定生产者价格,市场价格指导生产行为。价格补贴分离是指隐藏在支持城市购买价格中的财政补贴作为收入补贴收回,直接分配给农民。历史来源的补偿意味着补贴的计算和分配与一定比例的历史产出或地区相关联。”

如何“储存”储备粮?

在座谈会上,许多与会者就如何完善粮食储备体系提出了具体建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副主席杨伟刚认为,要妥善处理中央和地方政府与储备粮企业的关系,严格按照国家的要求和标准建立和实施各级储备粮,确保储备粮规模适度、品种结构合理、管理制度明确、储存质量安全。

"政策储备功能与商业经营行为交织在一起,被纳入SASAC监管和利润评估系列。我国粮食仓储管理面临着一个“两难”局面,注重政策功能评估将影响其经营积极性。注重对业务职能的评估将影响其政策职能。”西北农林大学校长助理兼研究生院副院长霍习雪直言不讳地说。他建议明确中央和地方储备责任,建立两级管理制度。目前的三级储备机构将减少到中央和省级,副省级以下政府不再承担粮食储备责任。中国储备粮只承担战略储备,旨在应对整体公共粮食安全,以小麦和大米为主要储备品种。

霍习雪还建议储备规模应以全年城市人口的基本口粮为基础确定。省政府承担储备粮食和维护地区粮食供需平衡的责任,按照“三个月在产区,六个月在销售区”的标准实行储备品种和规模。同时,要完善监管机制,完善中国储备粮管理体制,完善战略储备功能。强化核算方法,突出储备粮适当储存率、轮换完成率、风险应对及时性等功能指标。突出地区差异,完善储备粮仓储费补贴标准的动态调控机制。

如何加强金融服务?

在研讨会上,“在改革过程中进一步加强和改善金融服务”也成为一个热门话题。陈锡文认为,非常重要的是,要确保加工企业和面向市场的买方和卖方获得必要的信贷资金,以指导农民生产优质小麦和大米。“只有这样,这两类企业才能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激活小麦和大米市场,引导农民推进小麦和大米生产的供给侧结构改革,有效提高产量

友情链接:
潮州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gysyks.com.cn 技术支持:潮州农业网 | 网站地图